高职扩招的另类思考 怎样呵护学生的兴趣

时间:2019-09-11 15:54:58 作者:大盘隆林网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对职业院校而言,抱怨生源差、学生文化水平差,根本无济于事,也只会陷入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怪圈无法自拔。其实,从发现特长、培养技能这个角度来说,和普通教育中的“应试”不同,职业教育更应该是一种“素质教育”,立足于学生的个性,以关心学生成长为重心,这就要求职业院校要有“两把刷子”,真正提升教育手段和质量,把很多应试教育的“弃儿”,也能塑造成某一方面的“人才”,这也是提升职业教育社会地位的一个重要“抓手”。

2月7日上午,江苏常州淹城野生动物世界一游客乘坐“空中漫步车”项目游览至棕熊馆上方时,试图将随身携带的苹果块、胡萝卜投喂棕熊,因一时手忙错乱,误将手中的苹果手机扔入馆中。

毋庸讳言,理想的教育生态应该给学生更多自由的选择权,职业教育和普通教育本应该是并重的,选择做大学教授和选择做一名厨师,在本质上并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然而,现实是职业教育仍然是不得已的一个选择。

据《钱江晚报》报道,杭州有个上六年级的男生小胖(化名),每天放学回家后,他不是去上兴趣班或者玩耍,而是立马回家给全家做一顿丰盛的晚餐。这个习惯从小胖上三年级开始至今,已经持续了3年之久。不过,小胖的学习成绩却一直很糟糕,从三年级开始一直是班级倒数第一。六年级上学期期末数学考试,他只得了1分。对此,小胖的父母感到非常的焦虑。

麻醉科、儿科等相关科室医生,立即进手术室等候,准备抢救新生儿。

要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当前职业教育不被社会所认可,很大程度上还在于其质量无法满足社会需要的标准,还有很多的职业院校无论是在专业设置、人才培养模式、校企合作的质量上都乏善可陈,并不具备特色和品牌效应。换言之,很多学生即使进入了职业院校,也多是在混混日子,学无所长,并不能获得真正的“增值”。

从经济增长的角度看,中国近40年的经济增长无疑是一大奇迹,而经济发展不仅包括经济增长的指标,还包括各项社会福利增进的指标。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民生活从短缺走向丰裕、从贫困社会走向全面小康社会。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974元,扣除价格因素,比1978年实际增长22.8倍,年均实际增长8.5%。全国居民用31年时间实现了人均收入跨万元大关,用5年时间实现了人均收入跨2万元大关的奇迹,如今,正向人均收入3万元大关迈进。从改革开放初期买不起自行车、收音机、缝纫机,到家里慢慢添置起彩电、冰箱、洗衣机,再到如今的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新能源汽车,都是中国经济发展带给人民生活巨变的真实写照。

日前,记者从(河北)省教育厅获悉,为强化学位授予单位的主体地位,从今年9月起,省政府学位委员会办公室不再统一组织全省成人高等教育本科毕业生申请学士学位外语统一考试,将此项工作下放到各相关学位授予单位,由各单位自行决定外语考试方式。

日前,中央印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将持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作为“提高农村民生保障水平,塑造美丽乡村新风貌”的一项重要工作,明确要求坚持不懈推进农村“厕所革命”,努力补齐影响农民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凸显了持续有效推进这一工作的重要性。针对此前农村厕所改造的一些“面子工程”、应付差事等问题,《半月谈》刊文提醒说,“厕所革命”要注重加强配套设施和后期管理,不能制造“一次性厕所”。

“海南成了我的第二故乡”

其实,无论是中职还是高职,很多学校的生源质量大多都是像开头新闻中所提到的那个“小胖”一样,文化学习上可能并不擅长,但也不能完全否定他们在某一方面都保持着一种兴趣和爱好。那么,我们的职业院校又是否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将这些低分数的学生都培养成某一方面的专才?

“叙利亚民主军”主要由叙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领导,受到美国支持。3月23日,“叙利亚民主军”宣布拿下“伊斯兰国”最后据点、叙利亚东部代尔祖尔省的巴古兹镇,“伊斯兰国”完全失去在叙利亚的控制区。

从面料来看,泳装以锦纶和氨纶的搭配最佳,其次是聚酯纤维和氨纶的搭配,相比聚酯纤维,锦纶更为滑爽、耐磨。氨纶含量以18%~20%为宜,既能保证泳装的良好回弹性,又可以让穿着者运动时伸缩自如。泳装最好避开拼接较多的款式,选择缝迹较密、平直圆润的产品。

也许,出于习惯的原因,平时看多了职业教育方面的新闻和报道,笔者首先就想到了职业教育。按照这个孩子的兴趣和爱好,既有做菜的“本领”,又有服务家人的“爱心”,如果他进了一所厨师培训学校,未来也可能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厨师,而且,只要将自己的厨艺训练成一种专业“技能”,一辈子都会有饭吃,并不需要担心失业的问题。面对孩子自发地表现出对“做饭”的兴趣和爱好,我们更应该好好呵护,而不是把它给扼杀了。

经查明,2015年,李某某为获取非法利益注册成立了公司并陆续招募张某某、郭某某等二十人从事国际期货交易工作。2016年3月以来,李某某等二十人利用公司名义,租用服务器,通过电话、互联网等方式在全国各地发展代理商以及客户,在其独立开发的国际期货交易平台进行期货交易,并以1:20不等的杠杆比例进行黄金、白银、原油、铜、天然气等各种期货品种的交易,以收取平台手续费等方式获取非法利益共计1266.65万元。

总之,高职扩招不能以牺牲教育质量为代价,高职教育要想赢得社会的认可,除却呼唤政府给予足够的重视,也应该苦练教育的本领和功夫,以自身的内涵和品质,拿出实实在在的教育质量,给家长和考生们更多的信心和依靠,通过“技能”点亮那些在文化成绩上并不突出的学生们的人生。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新闻案例,恐怕就折射出我国当前整个职业教育发展所面临的尴尬。笔者想,职业教育尚缺一种普遍的社会认可,也许在于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还是缺乏一种对“技能”的敬畏和尊重,“职业不分贵贱”更多的是一种呼吁,相较于“蓝领”,多数大学毕业生更倾向于选择做“白领”一族。

眼下,当高职扩招100万成为人们奔走相告的头条消息时,除却生源到哪里去找这个难题,更应该关注的是,高职教育能否真正呵护好那些进校的学生们的兴趣和爱好。换句话说,高职教育能否拿出特色的教育模式和方法,不仅要帮助学生们去发现、找到自己的兴趣和爱好,更要将这种兴趣和爱好锤炼为一种过硬的技能和本领,这才是职业院校的本职工作。

当然,过多的抱怨并不能改变这个社会现实,社会也不会是一下就能改变得了的,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总是需要一步一步地转变。在这个转变的过程中,职业教育要想真正赢得社会的认可,就只能在夹缝中主动去寻求立足之地。

来源:中证网

报告认为,我国科普游戏行业在发展中面临着行业标准规范不到位、产品竞争同质化、开发主体边缘化、推广模式单一化的问题。未来科普游戏行业面临着如何在商利益和教育价值之间寻求平衡的严峻挑战。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恐怕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毕竟,孩子的兴趣和爱好也会随年龄的增长而转变。更重要的是,在我们这个注重学历、看重出身的社会现实下,只有文化成绩好,只有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才能找一份算是较为体面的工作。在这样的社会情境和思维模式的定势下,作为父母因此而备感焦虑,这也是最正常不过了,因为我们打心底就认定只有学习好才是正事,因为喜欢“做饭”而就去当个“厨师”,那也是实在无法选择之后最无奈的“备胎”。